世纪人生朝露 百年韵律千秋
—— 温籍音乐泰斗缪天瑞逝世,享年102岁

本报讯 (记者 黄之宏) 他为新中国音乐教育谱写了最为轩昂的篇章;他的人生之曲却低调不张扬,期颐之年他淡然感慨人生“百年朝露,艺术才是千秋”……音乐界泰斗、温籍著名音乐学家缪天瑞前天凌晨在北京朝阳医院阖然辞世,享年102岁。这位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温州人谱完了人生之曲,他对中国音乐的贡献却不会有终止线。

1908年,缪天瑞出生于瑞安市莘塍镇南镇村。医学世家缪氏是当地望族、医学世家。缪天瑞的堂房17个兄弟姐妹中,有眼科专家缪天荣、中文教授缪天华、环保专家缪天成……唯大哥天瑞1923年从瑞安中学毕业后,考入上海艺术师范大学音乐科,师从吴梦非、丰子恺等专修音乐理论。弟妹们记得大哥从小喜欢听祖父吹箫,遗传了祖父的音乐天份;缪老则说过,自己的选择受益于早年家乡的教育,“尤其在瑞安中学时期背诵课文、古文、英文和法文,暑假上私塾也要背诵课文,由于把背书当成习惯,后来就不怕背乐谱和外语了。”

1926年,毕业后的缪天瑞曾执教于温州中学附小、浙江省立温州师范学校、上海同济大学附中、上海艺术师范大学、武昌艺术专科学校、福建音乐专科学校等,并曾与同学一起创办过私立温州艺术学院,在江西、重庆等地主编《音乐教育》、《乐学》等刊物。1946年缪天瑞赴台湾,任台湾省交响乐团副团长,主编了颇有影响的《乐学》双月刊。

1949年5月温州解放前夕,他毅然带着妻儿从基隆离台返回大陆。他们坐着小渔船在海上飘了100多个小时,到达瑞安东山时是5月9日——温州解放的第三天。堂妹缪素贤认为:“大哥其实是党的地下工作者,急着回国参加音乐建设。”

在老家的两个月,缪老上午看书,午休后在塘河游泳,下午弹琴,极为规律;养精蓄锐两个月后,受到中央召唤,北上筹建天津音乐学院。此后,缪天瑞历任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、天津音乐学院院长、河北省文化局副局长等职。一晃60年,他再也没有机会重返故里。家人说,缪老最后的日子走得很急,他住院10天,只有3天清醒。

缪老著述等身,一生勤奋执着,出版近30部著作。堂妹缪素莲在家族故事里写道:大哥性情温静,他97岁依然不倦怠工作,每天早饭后休息到9点开始工作到11点半……儿子缪裴言说,父亲关心温州,也想回家看看,但工作一直太忙。
温大校史馆至今保留着缪老1938年在校任教期间为省立温州师范学校谱曲的校歌:东海之滨飞云浒,有原野曰开精舍,日出而作我们要荷锄南亩,日落而息我们还把卷讲肆……

2007年,“缪天瑞先生百岁华诞报告会”在故里瑞安举行时,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张振涛、天津音乐学院院长姚昌盛等专家,都高度评价了缪老治学、办学、教学的品格。

而今缪老辞世,家乡的亲友和音乐界无不感慨哀痛。故里瑞安市人民政府发去唁电,表示深切哀悼并向缪老的亲属表示慰问。温大音乐学院教授陈克秀说:“近代中国律学近乎成为绝学,缪老是承前启后、融汇中西的大人物,但这样的大人物对待学生却非常平易近人。”著名歌唱家、国家一级演员姜嘉锵始终难忘这位学术泰斗期颐之际仍笔耕不辍,他唏嘘直叹:“缪老是一位品德高尚、知识渊博的百科全书式伟大学者,对音乐理论尤其是中国自己音乐的发展起到很大的作用,他心怀璞玉谦逊平和令人敬佩。”

1992年缪老就立下遗嘱:身后不搞任何仪式,一切从简。家人表示将坚持他意愿,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,不举行追悼会。